Site Overlay

家在兵团五十载

我的家在这个叫兵团的地方已经五十五年了……

1959年冬的一个夜晚,一位拖着疲惫的身躯,牵着一个孩子的女人从破旧的绿皮车厢走下来,她就是我的外婆。每当问起外婆,是怎么来到阿拉尔的,她总是摇着头、泛着泪光说:“几天几夜的火车,没有坐的地方,只有蜷在别人座位底下,身上也没有几个钱,饭都买不起。到了吐鲁番,还要坐快一个月的马车,才到的这里。”

那时候外公还在多浪水库工地上,外婆到那还是外公队里的干部去接的,到了外公队里,她们才算吃上了顿饱饭。外公、外婆是重庆石柱人,早些年农村也很苦,灾荒不断,外公跟着同村人先前来到新疆,先是在克拉玛依修路,后面又来到了阿拉尔修水库,后面兵团屯垦戍边,有了地、种了田,外公觉得这里要比老家强,就一封家书叫来了外婆。可外婆没有想到来到新疆路途竟是那么遥远,而这一去就是55年。

外婆到了新疆,由于肯使力,肯干活,在“刘胡兰突击组”里当上了组长,加入了共青团。外婆谈到这段历史的时候,脸上依旧荡漾着光荣的喜悦。说起屯垦戍边,外婆也听不懂,只是给我这样描述:“那时候,一家人挤在地窝子里,天不亮队里喇叭就响了起来,每家都要出劳力,别看现在我那么瘦那时候身体可棒了,一个扁担挑两筐土,就这样我们就在沙漠里开荒造田。”每次听到这段,我都会在心里给我的祖辈竖起大拇指。

同样是在1959年,我的爷爷也从湖北老家来到新疆,那时候爷爷还没结婚,爷爷奶奶是在支边青年队伍里认识的,1959年的湖北农村非常穷,吃不饱、穿不暖那是常事,后来新疆需要支边青年建设新疆,我的爷爷奶奶就参加了队伍,也不为多么高尚的事情,就是为了有地种、吃饱饭。

爷爷奶奶来到新疆,就分到了共青团农场,爷爷奶奶一直在后勤上工作,负责队里的食堂,但工作还是很辛苦,打柴火、搬粮食、做饭,但他们还是坚持了过来。

六十年代初,是我的祖辈们最为艰难的时刻,那时候三年灾荒,谁家都没有粮食,而这时我的爸爸妈妈们出生了。粮食不够吃,就得去借,有时候连包谷面糊糊都没得喝,大一点的孩子面黄肌瘦的,婴儿也只能是饿得哇哇叫。

后面日子慢慢好了,可粮食还是不够吃,外婆说过以前妈妈他们都很“淘气”,特别是运粮食的时候,他们几兄弟,就跟着拉粮的车子,捡稻子。我妈还曾爬到树上采榆钱叶,外婆裹着包谷面做榆钱饭。

听妈妈说小时候吃不饱那是常事,家里人又多,常常是月初发粮就得还上月借的粮,能吃上面面饭、苞谷糊、漏鱼就算是很好的生活了。

妈妈说他们最开心的事其实是看电影,一到有坝子里放电影,各家的孩子就跟疯了似得,特别是小舅,特喜欢模仿,《南征北战》、《刘胡兰》、《小兵张嘎》他们看了无数遍,可每当在电视上放出的时候,他们还会不厌其烦地再去回味。

改革开放以后,爸妈都走上了工作岗位,但什么事都得从最基层做起,爸爸读了中专分到十二团五连队当了技术员,妈妈那时候在十二团机耕三连帮大舅干农活,也没正式工作。二舅参加了团里的护士考试,从24连机务排出来当了护士。

对于他们年轻时工作的事我了解的很少,但东方红、拖拉机、小四轮这些农机具已经在春耕春播中挑起了大梁,我听得最多的就是爸爸讲述放水的故事,口子垮了要自己跳进去用身体堵,护秋的时候天天都要睡在地边。

妈妈后来当了连队的会计,那时我还很小,只记得妈妈每天都要算账算到很晚,指头上缠满了老茧,妈妈的算盘打得一流,又快有准,比现在计算器算地都快。

爸妈对上海知青感情非常深,那时候每个连队都有上海知青,他们带来了最先进的技术、先进的理念,“五斗橱、压物箱、缝纫机”,这些都快见不到的东西都是他们带来的。爸妈经常说一句玩笑话,说形容一家人生活开的好了,吃的好了,就说我家今天改善生活了,都吃上油豆腐了,说这话的时候最好还配上“上海腔”才更有味道。到现在为止,都有人说爸爸口音有点上海味道。爸妈同时也很怀念那些知青,特别喜欢看知青上山下乡的电视剧。

渐渐生活好了,我也大了,家也从连队搬到了团部,先是土块房,后来是砖房,再后来就是楼房。记得还是一年级,教室还是土块房,冬天每个学生每天都要带柴火、煤来架炉子给教室取暖,那时我住在爷爷家,离学校比较近,老师让我管钥匙,结果有天晚上我就先把炉子架好,点上火,还以为老师会夸奖呢,没想到,第二天柴火、煤都烧没了,大家在冰冷的教室里学了一天,我也因此受到了处罚。

后来,团场发展越来越快,有了夏利出租车,那时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星期六放了假,跟着妈妈做促租车到二管处逛街。

再后来,团场盖起了座座楼房,我也离开了团场,到阿克苏上了高中,到四川上了大学。在我看来,虽然大城市很好,有着团场比不了的交通设施、购物环境、居住条件,但那始终不是我的家,每当过节,孤苦伶仃地走在路上,总会觉得外面不太适合我,我得回家。

澳门金莎娱乐网站,2012年,我辞掉了成都软件公司的工作,回到了团场,当了名基层政工员,没了上下班公交车的拥挤,没了望不到边际的高楼,也没了异乡人的陌生眼光。才发现团场早已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,阿拉尔的道路越来越宽,绿化越来越美,团场还专门为大学生制定了许多优惠政策,给了大学生发展的天空。

忽然觉得落叶归根并不是时间问题,而是内心里对家的向往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